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真心換絕情(老梗

哇這應該是有史以來最火辣的紀錄了(?)跟利菁有得拼(甘她屁事
我深深認知到所謂的否極泰來(不是吧
難得日記本盤繞愉的氣氛不久卻又得開始肅殺

真是不好意思我的日記本容許我愛寫啥就寫啥吧




其實想說的想辯解的想釐清的都已經不再重要
尤其當別人對自己蓋棺論定的時候

"自以為是的客觀悲情等等等"
太棒了

反正種種情緒亂七八糟攪和了一整天
雖然想說的原本更多,不過我忘得差不多了
腦中盤旋不去的負面情緒讓我快要抓狂了
早早忘記也好我已經快要去見精神科醫生了
心死得很徹底終於決定放自己自由給個瀟灑的結束

留下這些思考的怨懟的
這種事不對自己心情做個交代下輩子投胎也不爽快


老娘也有自己的立場和脾氣還有抱怨的權利好嗎別總以為自己都是對的
別人的心情都不重要
要不是那晚一通電話的關心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悲哀
(不好意思啊,我又把自己當悲劇女主角了啊。)



我所說的我所想的我所定義的價值觀不是那麼無懈可擊
也不必抓我那一字一句的漏洞
或質疑我一舉手一投足的意義
我的人並不完美
你也沒有那麼偉大

對自己和他人的互動只求一個最好的平衡
很多狀況在我自覺能忍時我告訴自己姑且拿出熱臉貼冷屁股的勇氣
去面對很多不知道自己是是否又踩人地雷的尷尬場面
所以我暫且定義"通通都是自己的錯"
我知道我很多地方都不細心
不過對人都很誠懇,本質一直都沒變
(哎呀,有偏見的話我怎麼說也不會被相信,所以對你對我都不是很重要所以可以不用在心裡急著否定我)
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給的誠懇和信任被人當狗屎

那時開春第一砲就是我向一個因莫名的因素就這樣不把我當朋友的人
光溜溜的坦承最近煩惱的心情


從前的交流和所謂的重視和真心現在看來令人反胃
我錯把狗屎當鑽石還如數家珍
原來我是這麼容易就可以讓你決定斬草除根的朋友
翻臉比翻書還快
就因為在你身上得到某些救贖於是我心中把你放在這麼高的位置
究極愚蠢的第一步。


沒有認識很久的你
人的意識和反應就是很直接,如果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都令人痛苦那就很悲哀
不過大部分回想的都還是屬於很美好的回憶
很慶幸。
我自己告訴自己原則不能變,難得在一起的時候要開心,在任性生氣的時候能體諒
多次的談心以來我覺得你不是難溝通,只是很難根除一些壞習慣
我就是很機八很囉唆的念了你很多也承蒙你的忍受了
然後就這次的事我莫名其妙的受了氣,股起熱臉貼冷屁股的主動搭話你也不願說多說
我也就靜觀其變然後看著一些表面上的改變自己看了也受傷不少
生氣抱怨的那些話還沒能當面跟你談就破裂
我又得要強調自己沒有批判的意思,不認為自己的想法都正確 自己的顧慮都周全

只是就像你所說,步步為營的友情是一種變調,很不好
是啊怎麼面對很多人我都變得如履薄冰戰戰兢兢
想努力保持良好友好的關係所以能忍就忍了卻遭到令人髮指的控訴

雖然還是時常想起我們曾經談過的價值觀
雖然很相對卻還能協調
我僅憑此覺得還能有溝通的空間
現在卻像是什麼都灰飛湮滅
很悲觀的認為你大概把拉鍊也丟了吧

是啊那些覺得你任性莫名其妙對我視若無睹的抱怨現在也無須由我本人再去開口
你就去相信你覺得值得相信的人吧。


最讓我徹底心死的還是我一再相信的你
直說的話,我很任性也很愛耍脾氣
只是常常都收起來了,這樣看來其實我根本也沒必要這樣的
沒有必要好像是靠我一個人自以為是的努力抓著搖搖欲墜的友情
那句帶著歡娛的語氣說著

「我把霧澤降連結了」
「反正他也不會在乎」

那時候我居然能在短暫的無奈憤怒和絕望之後
看到在地下室的你看起來今天心情很很好
我也就告訴自己一定有什麼誤會的繼續的十分相信著你

是不是我得非常明白的敲你質問你說

「為什麼要這麼做」
「怎麼可能不會在乎」
「真的很難過」

這樣白話的大剌剌的刺骨的字眼你才會明白?
每個人表達方式的不同
每個人其實都不是那麼的有原則
我也沒有太去苛責
只是死了的心就是死了

其實我早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能說客觀的來說嗎?我什麼都不能說
然後那些抱怨再傳回我耳裡我只是有一股「我以為我已經顧慮的很周到」的無奈
順便一提你說我和某人突然之間的要好很莫名
如果你能懂這其中有一段歷史你或許就能理解
當一個明明和你不算熟悉的人看穿你的逞強,
不惜花一個晚上到凌晨的時間對一個他也不甚熟悉的我慢慢的談
在最無助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現的那個人就此格外對我有了一些不同的意義
就是這樣而已。


但這似乎又回到
好像什麼事都得說明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出什麼角色都要好好說明理由
什麼舉動都要定義其中的意義
才能得到你的一點認同和理解
我才會因此而放心安心
然後得再重複要不是真的非常重視你我不會想得這麼繁複複雜

當然就像永遠惦記著你曾經打在日記上說的
「你應該知道大家都很喜歡你」
這一句讓我能重新站起來面對許多事的意義同等重要。
也是讓我對你非常信任的其中一個理由
不只是身為親友的關係

而我也不否認對你平時某些突如其來不鳥人的反應也對人抱怨過
彼此都有不滿和朋友抱怨很正常
不過我所見的是已經不像是對朋友抱怨像是和我有仇吧。
這叫我連反省都不願意去做了。

不過這些好像都不重要了。


最後我體認到的剩下
原來我以前那種在別人傷害自己之前先出手傷害別人的價值觀是很有他的道理的
不管身處何處都讓我感受這個世界存在的一些殘酷的普遍原則
先發脾氣先掉眼淚先放話先撂狠話的人就佔有優勢
所以我本來也想他媽的撂點狠話再放幾個髒字看起來比較有威信(?)免得又遭來自以為是客觀和自我悲劇的評價
啊哈,我也想做到那些我認定不重要的人就算是死了也甘我屁事
或是不要那麼在乎別人對我的評價
更何況是很相信的人呢。
偏偏我就是如此欠揍的優柔寡斷才會被人踩在腳底也不吭一聲
是不是我強硬一點覺得怎樣就怎樣的鴨霸才不會讓人覺得我自以為是客觀

好吧,就當作是這樣吧

我認為避免衝突不是一種懦弱
很多隱忍沒被看見自己消化了卻還能遭來許多怨懟
你有你的立場和理由去任性生氣,我用自己的方式去努力應對
我終究還是有脾氣,去向能信任能理解的人抱怨卻被人在身後捅了一刀
我認為能好好溝通的你卻向是暗算背叛那樣的對待我
而我怎麼說怎麼做都有人不滿

然後你們得到了一種共鳴和認同,恭喜你們討論出一個很棒的結論也得到某種一起共鳴的滿足
說我歇斯底里最好,因為原來我在你眼裡這麼機掰。
一直都不知情的我,還對問我們之間關係還好嗎的朋友輕盈的說
「我們很好啊!最近都一直很要好,哪有怎麼了」

天哪

這比被金光黨騙錢要來得可悲多了(?),我寧願被陌生人暗算


我想人都是自私的,也都鮮少站在別人的立場設想
在自己的立場覺得自己有理,也沒什麼不對
不過就只准自己放火卻不許別人點燈
徹底讓我領悟多的是嚴以律人以待己的人
將心比心吧。


說來說去不是那麼重視的話我也沒必要這樣
或是大可以裝傻笑一笑再厚臉皮一點搭搭話打打電話敲敲MSN就勉強會好吧
其實失去這些仔細想一想我近乎一無所有了
這才讓我發現我有多貧瘠
從前的那些付出和誠懇換來一身傷害,其他什麼都不剩
就讓我幼稚的送一路護航的人一句話
這樣看著我被孤立朋友都傾向你了你贏了你應該得到你要的結果了


打到最後我幾乎不知道在打什麼了
對不起我我超級廢話連篇你知道的我自以為是嘛
不過冷靜想想這整件事似乎也沒有個根源
既不是綁架撕票放火殺人擄人勒贖誘拐毀謗(?
傷天害理沒有傷人倒是有
為什麼不能就我認為對的原則將大是化小小事化無呢
我已經無從去思考了


雖然不願做一些表面上讓人看來很憤怒絕望的舉動像是刪連結關天空砍相簿之類的
還是容許我做一些改變不然觸景傷情啊。
最後再見,剛好到了一個段落給你最無負擔的拼考試吧
感謝大家這一陣子容忍了我的機巴和自以為是和粗線條和沒腦袋(以下無限)
是啊,我說了這麼多自以為的悲情的客觀的話
昨夜徹夜未闔眼和一整天滴食未進的自己
不必再強調我心死得有多徹底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プロフィール

霧澤

Author:霧澤
1986.12.13生
射手座B,女
游移在多種身份之間,哭完就笑,餓了就吃,享受人生的文不對題。(羅毓嘉)


自我介紹
雜食性音樂人/衣草/麝香/唇峰/鎖骨/大海/夏天/粉紅色/文學/電影/香水/美食/手寫信/帥哥/美少年/設計/旅行/義大利/透明亮晶晶的東西/JILL STUART/小太陽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FC2カウンター
その他の言語 Ver.3
ENG ZHO
KOR FRE
GER ITA
SPA PO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