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兩天連休

好幾天沒有寫日記,今天又到了休假的星期五,明天特休,久違的連休兩天,超級幸福。
因為接了兩個翻譯案子,所以這幾天過著下班回家後又開始上工趕稿的日子,然後吃飯時不斷看著一片又一片朋友推薦的愛情片。

因為休假,開始又有一些關於未來發展的頭緒,若有似無,有時候又像過眼雲煙,因為假期過後工作開始忙碌,什麼想法改變都被丟到九霄雲外了。
星期五和朋友吃了螃蟹義大利麵,星期六硬是排了休(特休規定不能休周六,但我有地陪工作要做)於是和客人朋友跑了些她要去的地方,陪她醫院回診,就這樣過著沒有宅在家帶出去就花好多錢的日子,買了一隻蘭芝的唇膏回來。女人的化妝包裡永遠少一支唇膏,唇膏越來越多的時候就覺得大事不妙,年紀越來越熟了。(雖然你不用化妝品)

最近想寫小說,而且出本的事情被我拖了整整有一年之久,所以最近在回頭看自己寫的小說,赫然覺得當初是怎麼有這種構想的?那種小說的靈感理我好遠好遠了,也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不像從前三不五時就會有一個點子打進腦袋裡,最快寫一篇千字中篇小說只需要三到五天,現在的我搞不清楚自己。

也許是前些陣子把自己逼瘋了,現在又呈現對任何事都無感的狀態了。
他們的活動我都沒有去,跟機的朋友回報了一些事,情緒跌幅總會有,但是卻覺得如果我能把自己綁住不再去自找漣漪掀起波盪,也許就能就此恢復風平浪靜。

翻譯翻累了,想看看小說睡了。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今天首爾冷颼颼

昨晚夢到了去義大利,但是個海景很美的地方,比較像希臘。

內容沒什麼印象了,大概是因為睡前跟高中死黨們聊到明天想去義大利的事。

有能稱之為死黨的朋友,真好。很多事很多東西我好像一直認為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
因為碰見了太多狗屁倒灶的事把我的天真都摧毀了=_=最後卻發現生命是要我們遇見那麼多爛事之後不忘記這世界的本質是愛。這是什麼虐人的邏輯難道不能一開始就恩愛到最後省去經歷爛事的過程嗎?(忿忿不平)
雖說神的安排不是我們能滲透的,祂的安排遠比我們想的還要深還要遠;我想是吧,雖然還是會懷疑這是不是只是一種自我安慰(欸)在我心中不信的因子太大了,誰叫這世界騙子那麼多。

唉,人生。(老氣橫秋)
你姊有跟我說有話可以傳達給你,覺得心裡踏實多了,畢竟現在才將近3月底,卻感覺過了半年似的。
今天又是平凡的、看著霧霧的首爾塔、又變冷的天氣,碰到一個大客戶業績不錯很感激的一天。

神奇的是今天高中死黨們才在分享他們運用吸引力法則招喚車位XDD剛說完我就接到大客戶了。

這世界還是有很多事值得我們期待的吧。(戳掌)

続きを読む»

與神對話

今天休假比較有意義一點,我安排了寵物溝通師跟上帝聊天,晚上和新認識的男生朋友去吃飯。
要是以前的我應該會懶得跟不熟的人出去,但有感於最近缺乏社交,覺得麻煩還是答應邀約了。
不過還好有去,算是滿愉快的飯局,不過再一次的覺得自己如果談了戀愛應該真的是滿難搞的哇哈。

以下記錄一下上帝跟寵物溝通老師的對話如下,應該會很落落長。
我本來以為是要用視訊的方式,還裝了可以錄下電腦畫面的軟體,結果不是,只用語音,前10秒跟上帝做了連結後,也不需要上帝一直被我抱著,之後就可以隨意發問了,很神奇吧。

辭職這句話

今天午休時間去提了辭職。

但是小老闆不在,只有大老闆在。
(我現在待的分店隸屬老闆娘跟小老闆的管轄,老闆娘是小老闆的老婆,我最無法忍受的一個上司)

一年了,雖然中途停頓好幾次長假,但這份工作已經一年了,我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能撐過來。還記得當時我做了兩周一個月左右的時候天天想著如何辭職,還希望老闆主動辭掉我這樣我就可以不用自己開口,每天累得像狗,甚至喉嚨痛梯天咳嗽,腳痠到水腫得不行,天天覺得明天就要撐不下去了,卻天天撐下去了,撐到了現在一年了。

大老闆問我發生什麼事,但一個公司讓人絕望到辭職,員工是不會說真心話的,因為怎麼說都不對,他們是真的要聽真話嗎?原因就是我跟老闆娘不合,一切的源頭都是他造成的,他給店長的壓力,給員工的壓力,然後我們在互相施壓在對方身上,這些都是因為老闆娘而造成的不平衡;能說嗎?我最後只說怎麼講都不對,還沒出口說第一句話就先哭了,最近是覺得很委屈。從前很逞強,躲起來自己哭,但一旦示弱過,脆弱時就撐不下去了,何況適度表達真正的情緒有助於情勢朝自己有利的地方發展,這大概是種像弱者靠攏的人性,我向來就是太不懂的示弱了,曾經身為受害者不理會裝可憐的加害者並表達強硬立場,結果被責備得理不饒人,人真是有趣。

結論就是小老闆不在,我得擇日再談,明天休假,那就只好休戰幾天。
但是情緒不乘勝追擊很容易敗陣下來,不曉得自己會不會被小老闆那伶牙俐齒妖言幾句我又被迷惑了。

不過,是該想想自己未來想發展的事業該怎麼進行,總不可能在這個店裡待著終老。

七竅生煙

今天是非常混亂的一天。

平常對這份工作的感覺就像走在鋼索上,忍,勉強能維持平衡,但一點風吹草動情緒都會出事。
今天括風了,我也發瘋了,恨不得明天就翹班不幹了。

我感覺自己就要爆炸了,瀕臨毀滅般的崩潰,或者是已經崩潰了我只是在假裝平靜,如果現在帶我去深山或海邊,我應該會毫不猶豫的放聲尖叫到鳥被我從神木上震下來或深海魚被我震出海平面來,這種忍無可忍的程度。
我受不了這個環境,受不了老闆娘,受不了這整個鬼一般的體制和噁心的氛圍,我一再的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再加上天生容易算了的個性,直到現在,我真的,要、爆、了。

一個爛工作讓你覺得你做什麼都不對,做什麼都不被肯定,但這也更讓我明白如果以後成為一個老闆,應該怎麼對待員工。

明天去提辭職。

今天首爾塔像上了高斯模糊的濾鏡一樣,很糊很霧,因為今天有細小灰塵,該稱為霾害嗎?總之是會傷呼吸道那種,很多人都戴著口罩,我們這種還要在外面大喊大叫拉客人的哪有時間管呼吸道。

晚上先去了趟homeplus買上帝糧食,回家老陳在煮便當,覺得很溫馨
然後看昨天看到一半就睡著的「戀愛沒有假期」
雖然是老片了,但你知道的,我最近一直在看愛情片,老周說這是部看了會很開心的愛情片,正合我意,我需要和愛情有關的正面情緒。

電影裡美國和英國的女主角交換到了各自的國家住。
不管是洛杉磯還是倫敦,都曾經有我們的影子。
有時候我會覺得那場旅途就像一場夢,其實我們根本不曾到過那裡,只是做了一場美夢;包括我一個人走在巴黎街頭的時候,好幾次我都一直告訴自己,我在巴黎,這裡是巴黎,是法國,但卻沒有一點實感,彷彿進入夢境,我也不再真實。

美國的女主角到英國過聖誕節時,我想起泰唔士河畔的聖誕市集;我們有很多一起的旅程,也有很多自己的旅程。

看過這麼一句話,旅行就是從自己活膩的地方到別人活膩的地方,不論我們有多膩多生厭,可能對旅人來說那是一個棒得不可思議的夢境之地,雖然業績不好時心情很糟,但看著眾多旅客時,我都會想起這件事,不管怎樣還是希望他們能在我活膩她興奮的地方,留下些愉快的回憶,如同我們的每個旅程一樣。

想做的事好多,想重新學吉他,想煮菜,想運動健身,想旅行,想很多很多的事情。

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去追夢,無論碰到什麼事,我們生來到這裡,就是來玩的。

Lizzie the amazing brave girl

今天在外頭被風吹得頭痛欲裂,約好的章魚就沒去了。
我好久沒去了,感覺很多事也沒有從前那麼執著了。
也許有些事就真的放手讓緣分水到渠成吧,該做的做了,成不成就都別再固執了。

是說,我跟你說過的,我最近很無聊的再展現社交誠意玩的交友軟體
上面認識的一個自稱21歲弟弟,老說要我只跟他聯絡,或是執意要知道我交過幾個男朋友,還會緊盯我為何晚回訊息,我都很明白但口氣良好地說不可能只跟他聯絡,交往對象是秘密,我就是會很晚回不喜歡可以不要聯絡沒關係
之後八成是惱羞成怒,下班後就看到他開始大罵,髒話連篇像個神經病似開罵罵到我手機都沒電了
我只回罵了兩句中文,馬上看到他因為看不懂更加暴跳如雷,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跟他耗就直接封鎖了。

我跟朋友說,其實這不是件很重要的事,不過我有時候總覺得,這個世界總是展現著惡意。
當我覺得自己是在釋出誠意,(樂於社交的誠意)又碰到一個神經病=_=神是在整我吧。

有一個被譏諷為世界上最醜的女人
她得了罕病,樣貌怪奇,從小遭受異樣眼光和網路霸凌,網路評論成天叫她去死,說父母不該生下她
她說了一句話;說她過得很辛苦,但是那些霸凌批評她的人,也許比她更辛苦,碰到了更糟糕的事。

我好喜歡這句話,好喜歡她。
本來還有些自憐自艾的,但現在,我知道了憐憫是用在可憐那些心智缺陷的人,而不是努力的自己。

敷面膜,好不自在

昨天晚上又是一個七早八早就睡了的節奏
出完晚餐就呼呼大睡到天明,半夜還發現老陳抬腳抬到睡著所以燈沒關
早上去上班的時候隱約聽到蟲鳴鳥叫(?)總之其實早晨給人的感覺真的很好,只是早起太折磨人了
果然成功是留給辦到別人辦不到的事的人(偉大的結論)

昨天我在交友軟體上跟幾個人聊了起來
白色情人節做這麼空虛的事我都笑了(外加下班後速速回家蹲在家裡吃外賣)
總之認識了其中一個才21歲的小弟弟我他都感覺自己當媽了
他還叫我不要跟其他男人聯絡因為他會吃醋
後來覺得他實在太纏人了,起初覺得聊天有趣的興致都沒了,懶得回覆
沒回覆後又回窮追猛打我在幹嘛為何不回

怎麼辦,是不是真談不成戀愛,自由太久了一被管就覺得好反感吶
果然我只能愛人不能被愛嗎(偏激的結論)我愛的人煩死我我都不覺得煩,我不愛的多吸兩口氣我可能都覺得腦人
算了只是聊了個天好像有點言之過早
只是覺得大部分的人都愛玩的曖昧,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難玩了,大概昧個三分鐘熱度就沒了。

覺得悲傷。

以上昨天的事,今天呢,沒什麼事,店裡生意一樣不怎麼樣所以業績不好的日子總是叫人苦澀
所以晚上在跟薯餅(高中同學)討論創業的事
薯餅最近教了我一個叫做神經語言的心理療法,等我試成功了再告訴你。
他說他是那樣忘記前一個混帳男人的。也許我正需要這個。

阿宅日記

今天休假。

因為周休一天加一天特休,所以只要休息到第二次就知道:這個月已經過一半了。
三月已經過一半了,時間過得又快又慢似的,這天休假我仍然是在家裡摸混著度過,什麼也沒做,清清貓砂看看電影,和朋友聊天和陌生人聊天,我選擇了這樣不社交的生活,一邊卻遺憾自己沒有建立社交圈。

我在這裡真的沒有當地朋友,你相信嗎?
以前的我從來不敢相信,因為從前的我是那麼喜歡與人交際,也不知道是性格變了還是年紀大了,可能是來自心裡的抗拒,我不自知。
之前看了一段文字,大意是說成熟不是變得世故,而是明白這個世界有那麼多狗屁倒灶的事情,但還是願意去相信。我想這是今年我應該要開始了解的一件事。

今天又看了部愛情電影,晚上睡了一會導致半夜了還不想睡,今天只出門去家附近的貢茶買了奶蓋解解鄉愁,然後現在要入睡了,明天上班,晚安。

掰惹為你姊沒有聯絡我,怎麼辦咧。

我沒有在日本,也不知道他在幹嘛

天光的時間越來越長,表示冬天要過去了吧。
這個冬天,也就是去年最冷的時候我逃回了台灣,不用忍受那麼久冰冷寒氣摧殘…
我最受不了冬天了,寒風刺骨,每次都被冷得生無可戀,我討厭冬天。
這幾天還是很冷,突然轉冷的,但是應該過不久會變暖的吧。

今天是咪卡生日,我咖透祝福她,她又提到妳二月開始就音訊全無她氣得要死XD
我跟他說妳很好,跟她說知道你過得好就夠了,暫時就先別聯絡妳
因為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妳一切都好吧?

我想起有一次我生朋友氣,笑著嗆了她,她因為男友的爛事(XD)放棄我們五六年來難得可以一起相聚的日子
我們是三個同月同日生的朋友,個性都有那麼點不同也有那麼點相同,就在我笑著嗆她(但其實是真心嗆她XD)搞得她心情很糟哭出來的時候,另一個朋友說,雖然我很希望我們可以聚在一起因為太難得了,但是我更在乎妳今天過得開不開心。

這句話我覺得很棒,也讓我想起了感情上我有時候真的是自私的。
但其實我不知道怎樣能更無私一點,我常常覺得我已經把不該給的都給了出去,那是一個有去無回的付出,我不知道還能怎樣不自私一點。那像是一種平衡,能給的給,不能給的不想給的也不會給,而不是給了自己給不起的,或是吝嗇付出。

喔對了,我今天聯絡妳姊姊了,但是我加她手機都沒有跑出LINE,所以我用SKYPE傳簡訊給她,因為某人專輯賣完了我需要她幫忙寄給我,希望不會太唐突,其實我還是滿怕天蠍座的XD。

明天休假,依舊不知道要幹嘛,最近又掉入了「除了工作沒別的生活」的生活,但是沒錢了啥事也做不成,只得先繼續迷途了。

親戚總讓人心煩

最近回家倒頭就睡了。

天氣突然變得很冷,感冒還沒好,多了一個頭痛的症狀,姨媽又來湊熱鬧,這兩天一回家吃完飯就在睡覺,一覺到天亮,連運動都停擺了兩天,一起床後就一直在責備自己這件事。

恢復這種除了工作沒有其他生活的感覺真的很差,連小事都沒做好,比如要記得自己帶水到公司不要再花錢買瓶裝水這種小事。
因為回家就睡都沒能好好打日記,所以現在在上班路上打這篇;天氣很冷,又要開始站在外面吹風的一天。我不喜歡現在的同事,這才是我最大的壓力來源。

怎麼樣才能讓自己過著就算疲憊但還是很快樂的生活呢。

Dear bitch, can you fuck off please? Thanks

今天不知道能不能靜下來把發生的事打完。

簡而言之就是我跟新人同事大吵架,我忍不住大發飆了。
而且是你我都沒看過的,在大庭廣眾下大吼大叫被氣哭的我,是不是很想看啊。你錯過這樁好戲了。

詳情有點懶得再重述細節,不然那個負面的氛圍好像一直纏著我,我吵完架的當下下巴就長了一顆像瘀青般的大暗痘,現在還處於偏頭痛的狀態,感冒尚未痊癒,喉嚨還在痛還會咳,但現在一咳或一笑就會頭痛,老陳說我高血壓了,我想我是感受到了何謂氣出病。

反正我口頭發洩得差不多了(當下馬上LINE幾個群組大抱怨),現在只想記錄一下剛剛洗澡時的想法,你知道我討厭一直陳述細節,那讓我覺得很煩燥。

也不知道是不是台灣人的民族性還是個性使然,通常我們都很愛隱忍,這個你簡直是大師級的我就不嗆你了(哇哈哈)這次我也不是沒有忍過,忍無可忍後我出口表達不滿了。大體上是老闆和制度的問題,職員們卻一再縱容不合理的制度,導致不跟著這個不合理制度的我變成是一個錯誤,這讓我非常不能認同,所以當我被指責時我覺得很衝突,(我的班前一天被隨便調班而且沒有收到通知,卻被責怪沒有自己檢查班表)一面認為不是自己的錯,一面又覺得是不是真是自己的錯;這讓我覺得全天下都在縱容一件錯誤的事,而我並不跟隨的時候,我好像就是錯的了。(也許我們也可以說這件事毫無對錯,是觀念不合的問題,這樣說也許比較中性。)

然後透過正面衝突,我剛好體悟到如何得罪該得罪的人。

我不再想要迎合所有的人,也不想要再努力當一個沒有人討厭的人,所以我迎戰了,當面對著人發怒生氣,氣得我理智斷線,氣得我都忘了有多氣,不再因為想要維持和氣而犧牲我的情緒,不再因為怕別人因此討厭我而犧牲我的不滿,我真的受夠了,我要容許自己讓別人討厭我,這樣我會更清楚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而不是配合別人要的是什麼。

我很不習慣這樣的自己,今天我只要提到那位跟我吵架的新人,我都毫不客氣的叫他超級婊子(不要笑),對於這樣的我,都覺得難以習慣,所以我有點難以平復;不過我發現自己還是跟以前一樣,討厭一個人的時候會像小學生碰到討厭鬼的手,會去把自己的手洗到破皮(?),而我好久沒有坦白承認有多討厭一個人了,向來我不停地在告訴自己不去討厭任何一個人,好似這樣就可以比別人高,但實際上我只是忽略了自己最直接的反應和評價,只是壓抑感覺無助於突破,所以我決定承認我所有不好的感覺,容許別人討厭自己也容許自己討厭別人。這是我發完脾氣的結論。

順帶一提,超婊(簡稱)數落我的時候說了一句,你不要都把錯推給別人,先反省你自己吧你,然後用一種超級婊子的晚娘臉,你應該來看一看,我真的很想Fight Like a Woman扯著他的頭髮去撞牆,你知道的,就電視上新聞上會看到的那些女人們打架的樣子,我忽然意識到有時候真不需要用腦子思考那麼多道理,出手也許才是對的。(干)

我習慣把發生的事視為某個道理去檢討思考,不知道這是優是缺,但思考過度使人疲乏的時候,停止思考,一句Fuck off bitch是最爽快最見效的了。

明天還要上早班,但我感覺自己病得更重了,超婊害人不淺,這種人也有男朋友,你縮縮看,什麼道理?

突然好想要黑曜石

今天有點忙,沒有注意到首爾塔的樣子。
天氣回溫了,沒有之前那麼難熬,沒什麼事的過了一天。
早上開店除了有早點下班的好處,還有可以盡情放自己想聽的歌,我想要沒有壓力的生活和工作。又或者是說,我想活出一個沒有壓力的生活和工作,不把壓力視為是壓力,壓力就不再是壓力了,看山不是山這種境界,不知道要爬多久才會到。
回家老陳煮了水餃和蔥抓餅,很想台灣,很想換個國家工作,然後又開始在網路上看著一堆水晶石頭,又想買新玩意了。

週五休假日

日記越拖越多天,今天回想昨天的事都已經很難了,真不知道該怎辦才好XD
很多事都是當下飛進來的想法,時間點過了也就想不起來了。

今天是休假,但昨天卻非常早睡。
今天也是他們去大阪的日子,我懶病發作,明明可以去送一程,但是我實在是不想動
到這個時候我是有點後悔自己沒有跟去,但就算了,我很不會跟後悔相處。
總之喉嚨很痛是一個藉口,懶惰才是真的,難得可以休假我一邊討厭自己這樣一事無成不去做些事的樣子,一邊又懶得出門,我看我就這樣一輩子跟自己的矛盾打到死好了。(放棄掙扎)

能做的事跟該做的事一直都很多,但我卻還是賴在家裡跟上帝打混。

今天還沒過完,現在才中午12點,在家連飯都還沒吃,沒有什麼值得紀錄的事,依稀記得昨天夢到上帝,然後人老了就睡不久早上自動起床過(但在台灣我卻可以一路睡到地獄)
至於因為一個人在家寂寞寂寞的所以我又學朋友開聊天軟體試著跟陌生人打哈哈過一點網路社交生活。

然後點開小說看看久未出現的靈感能不能臨幸我一下。

続きを読む»

自由

最近回家就會看到老陳在睡覺

記得兩三年前還在第一代房子住的時候,我只要回家看到橘或mina在睡覺就會一把火,現在卻不會
我想是因為以前的我無法接受她們的樣子看起來跟懶惰的我一模一樣XDD
他們反映出了我討厭自己的樣子,所以會衝著她們沒事就在睡覺這一點發脾氣XDD

就會覺得「就沒有別的事要做嗎?」

我想現在的我應該是徹底接受自己這一點,所以不再會對這樣的事生氣了
一個人看似沒有變,其實潛移默化的不自知,自己的事有時候盲點更多。

以前回家就是要吃飯配恐怖片,也許反映出我極大的工作壓力跟不滿怨懟
現在回家吃飯配愛情片,也許是既然我無法阻止壓力的到來,就找一個方法用外力讓自己沉浸在好一點的氣氛裡
我還是一樣容易感動,愛情電影只是一兩個小時幸福的錯覺,但也許對現階段想要逃避沉重氣氛的現實而言,這樣就夠了。

我現在每天都會跟首爾塔打招呼
每天都想著如果有一點和誰一起上去了,真的會有一種夢想成真的感覺
想著想著,會有一點開心一點興奮(莫名其妙)

你都在幹嘛呢?

能自由分配自己時間的人是奢侈的
那麼多城市裡的人心靈都是那麼的不自由
希望在那裡的你,是自由的。

起司餅乾

今天又是看著首爾塔吹冷風的過了一天。
喉嚨越來越痛,深喉痰越來越多,一分鐘要去用力咳痰咳好幾次,好噁心,有時候講話講到一半就會被跑上來的痰卡住,嘔。
回到家有話很多的老陳雖然有時候嫌他好吵但是還好有她在。
回到家有不聽話的上帝雖然有時候嫌她麻煩但是還好有她在。

不經意的看到自己籃子裡擺滿了一堆雜物,大概有一半以上都是朋友送的東西,然後那一半之中又有一半是你送我的東西。發現這件事的今天很幸福,這是今天的小確幸,這種被人放在心上的感覺真好,我也常常把人放在心上但是卻很少有動作,所以好像那些人都感受不太到。

有些人敲我,說聯絡不上你,我說妳很好,就讓你安靜一陣子就好;這樣說沒錯吧。
現在想想,我也有好久沒有跟他在同一個艙等裡旅行了,老陳幫我算了算是去年六月台灣拼盤的時候,在那之後我都很經濟實惠的跟經濟,這是一個驚人的發現,難怪我覺得距離那些近距離的旅程都像是上輩子的事。

一切都像一場夢。只有自己是真實的。

我正用著朋友送的鼻貼、面膜、身體乳、現在正打著日記要結束這一天。

ps.剛剛老陳給我他帶來的禮坊的起司餅乾好好吃喔!!!!!!!!!!!!!!!!!我果然是用吃的一切都能收買的女人哇哈哈。
プロフィール

霧澤

Author:霧澤
1986.12.13生
射手座B,女
游移在多種身份之間,哭完就笑,餓了就吃,享受人生的文不對題。(羅毓嘉)


自我介紹
雜食性音樂人/衣草/麝香/唇峰/鎖骨/大海/夏天/粉紅色/文學/電影/香水/美食/手寫信/帥哥/美少年/設計/旅行/義大利/透明亮晶晶的東西/JILL STUART/小太陽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FC2カウンター
その他の言語 Ver.3
ENG ZHO
KOR FRE
GER ITA
SPA POR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